前言:非常感謝大家來瀏覽此靈性自發功問與答,這些問與答都是上課中學員提出的問題,然後筆者隨機回答,所以有些部份可能不是很完整或妥切,還望大家隨機閱讀即可。這些問答集有分基礎、進階和高級篇,基礎篇較適合初入門者及一般大眾,進階篇則較適合已經有一些自發功的基礎或對身心靈的哲學已經有一點涉獵者,而高級篇的某部份篇章則是談得較深入的,因此可能需要在相關方面已經有概念的才較容易看懂,所以筆者會建議大家先看基礎和進階篇,等看完後,已經有一點基礎後 再看高級篇,謝謝大家。

邱顯峯老師主答

葉靜華,余蒨如及多位志工共同整理

                       

1.  
問: 我和大家分享我做的一個實驗:我對自己發了一個願,我要去幫助人,只要那個人需要幫助,且他要做的事情是無私的、是對的,只要找我幫忙,我一定幫。沒想到一個星期後,我就接到一個遠方朋友的電話,他希望我去協助他。雖然當時我並不確實知道要做什麼事情,但我還是應他要求前往。很奇妙的是,他請我做的事情,很多都是我會的或是我在工作中有學到的一些事情,而且爾後每當他要求我再度前往協助時,我都剛好有一至二個星期的放假,可以不去工作。總之,就是他來電話請我幫忙的時段,我都恰巧有空,而不用去擔心還有其他任何事情需要處理。我就順著一個自然的現象、自然的流動去回應我的發願,而需要我幫助的人就一直出現。我也發現到在這幫助人的過程中,我也在學習一個體驗或者說,這是一個走向至上過程和方向的循序漸進學習法。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心得是:不要擔心,你只要把自己放空就好,不要去想太多,你也可以試著用我的方式去走一趟這樣的過程,是很有趣的。 

            

答: 謝謝這位學員的分享,確實是這樣沒錯。 

           
      
            

2.  
問: 上個星期上助他療病的互動功法,我回去後在我靜坐中,就觀想到一位在上課中與我一同互動的學員,這位同學坐在我的對面,後來我看著他,就看他披了一件道服,右手拿了一個木杖,我再繼續看他,發現他下巴長出白色鬍子,然後再看他,又看到他長出白色的眉毛,之後對我笑。請問,為何我會看到這個現象,那是什麼樣的狀況? 

            

答: 這是一種頻率。

再問:那他是有什麼樣的意圖?
再答:一般我們在練習這個課程,我傾向要大家不要太在意你所感應到的這一切。

再問:但這些對我來說是真實的發生?
再答:我們只能說那是有可能,但不是絶對。因為這是心靈一個很大的力量,你可以在內心裏去創造一個未曾有過的世界,這原本沒有的世界會因為你的念而出來。因為心靈有一個中間層、更高層、最外層,你的中間層和最高層需要什麼時,你的外在層會依照你的需要而顯現,這就是唯識論。所以當你的念已經產生這樣的一個需要時,你很容易地會在不知不覺中投射出來,而在你的淺層心靈或外層心靈出現,這就是為什麼在這裏我都不鼓勵大家太在意你的感應。到了高級班快結束時,我會告訴大家直覺的開發,在開發直覺之前,你必須要學習超越你的感官、超越你的潛意識,也就是必須要超越你原有的信念和概念。當你超越原有的這些框框的之後,你的直覺才不會是幻覺。否則,比如說,20幾年前,曾經有個姐妹向我們說某某男的很喜歡她,我們想,真的嗎?我們就去問那個男的,那個男的說根本沒有,又隔了不到一年,那個女的又說某某男的很喜歡她,於是我們心裏就會嘀咕:確實!是某某男的喜歡她,因為只要她心裏這麼想,她就認為這樣。我們以前在進階班有提到,在練功過程中,會有心語、心意、心香、心味、心相,有沒有?有!你會感受到,亦即你會投射出你心裡所想要的。所以我們通常在過程中都不建議,一直要到最後再告訴大家要如何去突破。

再問:上禮拜教如何觀想頂輪,又我去看了油桐花,所以我就自己用一個方法:觀想頭上頂輪的位置有一朵白色的小花-油桐花,觀想那朵小花插在我的頭頂,我觀想它有六個花瓣,上面有六字大明咒,六個金色的字;同時當我在做靜坐以外的事情時,比如我在工作或是任何其他時候,我都會去看我頭頂上的那朵花,這種方式符不符合觀想頂輪的方式?
再答:非常好的問題。如果你必須要透過這六個花瓣才能觀想頂輪,那你就好好觀想,但如果一個人不需要透過這六個花瓣就能觀想頂輪,那就不一定要透過花瓣。也就是說,任何一個人所用的任何一個法、或像宗教所說的任何一個法都是方便法。你不用去否定他,或是質疑他為何這樣子,為什麼要去想一尊佛陀?為什麼要想一朵蓮花?因為對他而言,透過這些方式比較好連結呀。好比你現在說,我還要加六字大明咒,可是有些人根本不知道六字大明咒是什麼,那他要怎麼觀?也許本來還很好觀,但現在如硬要觀這六個字,他就糊掉了,因為他不熟悉這六個字,又要觀它,於是就要用意識去思考?對不對?這樣對他而言,就會產生煩惱了。他會想:油桐花,奇怪,怎麼變成紅色的?變黑色的?這就增加煩惱。還有一個概念需要提的:每一個人都有適合他需要的法,但是一個心靈純淨的人,他的法其實是愈來愈少的,花樣是愈來愈少的。也就是說,對一個心靈很定的人,不會想要增加任何一個法來成為自己的負擔,但當一個人仍然在有形世界的時候,他必須需要很多法來支撐他的定。所以很多人需要用一堆佛像擺在佛桌,不夠的話,再把道教的像,把基督教的像,回教的像都拿來懸掛,可不可以?可以呀!為什麼?因為他需要嘛!有的人把一張一張唐卡掛滿他的牆壁,掛了很多佛,他認為這樣加起來能量比較強。以加法來說,很多無限大加在一起還是無限大,那你要幾尊佛?而一個真正明白者,他不會去否定別人為什麼要用這個些法,他可以依照眾生的需要去提昇眾生。這樣有回答你的問題吧!但世間常會有個狀況,就是有時候這些大師,還沒有達到頂端的大師,他很容易把他所接到的法、適合他修的法,去告訴一個不是適合修這個法的人。我就常遇到某某人來和我分享,一個師父教他這樣這樣,哦~很棒!那,另外一個人又和我分享一個師父教他怎樣怎樣,但他依師父教法去做時,有時候會昏頭,為什麼?簡單來講,比如說:我在靜坐中、練功中、或者我在講課中等任何時刻,我了解某一個道理或法,我是不是一定要分享給你們?不一定要!因為這個法是適合我的,很好,但這個法適不適合你?我不知道,因為不一定!又好比,有人適合在屍體上練功,你們可能沒聽過,這是一個瑜伽和密宗的密法,但對其他人一定好嗎?不一定!這是我們常常會碰到比較嚴重的一個問題,所以說,「法」有時不能隨便傳,除非你真的是一位明白者。真正的傳法要掌握適時right time、適人right person、適法right system的原則。  

           
      
            

miniba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